林鄭姊妹:

近期,你所領導的特區政府漠視民意,執意修訂逃犯條例,引起社會各界強烈不滿。各界要求撤回修訂不果,以致6月9日103萬名香港市民上街,身體力行反對修訂;遊行後的6月11日至12日,爆發的警民流血衝突,更被定性為「暴動」;6月15日,港人梁先生不齒你冷血無情的領導,在金鐘太古廣場上墮下身亡,以生命和鮮血抗議你的暴政。其後,6月16日史無前例的200萬人大遊行,充分顯示香港市民對政府的施政極為憤怒。作為一群天主教大專學生,我們雖與你擁有同樣的信仰,但面對社會公義時,卻有著與你不一樣的選擇。

首先,我們就2019年6月11日至6月12日於金鐘一帶發生的警民衝突,對政府向抗爭者及記者使用過分暴力予以強烈譴責。警方以警棍暴打手無寸鐵的市民,甚至施放催淚彈、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,盡皆是泯滅人性之舉。更甚的是,作為第四權的傳媒亦慘遭警察襲擊。面對傳媒,警方以粗言相向、態度惡劣;在記者表明身份時,警察隨即以「記你老母」作回應。警察的天職本是為民除害、保護市民的生命財產,以彰顯正義。可惜經此一役,市民憂慮警察背棄昔日加入警隊的初衷,淪為當權者鎮壓反對聲音的工具。

在一次訪問中,你表示自己很愛香港,願意為它作出無私奉獻。你還以「母親」與「兒子」的關係作比喻,指出母親不能縱容孩子,否則會追悔莫及。但天主教會的母親—聖母瑪利亞,她一生謙卑待人、願意關顧他人需要。只要對聖經略有認識,亦能知曉聖母作為一位母親,眼看愛子釘死在十字架上,被一枚又一枚鐵釘穿透其血肉之軀,悲痛欲絕;反觀你作為「母親」,卻以一枚又一枚子彈射向在街上抗爭的「子女」,又拘捕受傷的「子女」,在醫院接受治療的也不放過,更間接謀殺在太古廣場死諫的「兒子」。試問天下間哪一位「母親」,會對自己的「子女」無動於衷,冷血無情呢?我們相信你是第一個,亦是唯一一個。

經過多日抗爭,作為特首的你依然心硬,不但對市民大眾的訴求置若罔聞,而且用暴力鎮壓市民的聲音。然後,在社會各界強烈抗議下,你僅以冷冰冰的文字向市民道歉,顯示你既欠缺最基本的誠意,又沒有勇氣面對公眾,更傷透了每個人的心,談何繼續管治香港呢?人心肉造,心的碎裂,表現出我們與生俱來的人性,充滿光輝和美善,照耀著那被埋沒在糞土的黑心,延綿不斷。

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《和平通喻》第二部分,論述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中指出:「權力,如果祇建立於威脅之上,或祇以懲罰作恐嚇,以賞報為誘餌,則絕對不能有效地推動公共利益。」,這正呼應你的行為,是以暴力建立自身的威信;你以紙本的道歉,作為政治壽命的延續,根本不是為社會公益設想。究竟你是為中共政權設想,還是為一已私慾,這些我們都不得而知。我們只知道,作為天主教徒的你,正違背教會的訓導。

聖經上的真福八端寫道:「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天國是他們的。」,可惜你是迫害義人的那位。沒錯,你曾說過天堂的確留了一個位置給你,但請不要忘記,地獄也有一個。今天我們不會數算你干犯的罪行,因為只有在天的父才有資格,批判人死後的去向。再者,教堂的大門是永遠打開,我們懇請你早日悔改,停止作惡。在最後審判之時,人終究要面對天主,向祂交代在世時所作的「善與惡」,包括你在內。因此,你現在悔改還來得及。

最後,本會促請特區政府:

  1. 立即撤回修訂逃犯條例。
  2. 釋放被捕學生,撤銷暴動控罪。
  3. 追究警察暴力責任,以回應大眾訴求。
  4. 同時,我們希望你可以擺脫對權力的戀棧,盡早下台,以兌現當日競選時的承諾,並為自己做過的事負上責任。

香港天主教大專聯會
2019年6月17日

致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公開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