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十九日,有謂是「法治已死」的一日,立法會通過特區政府提請人大解釋《基本法》有關居留權條文。

多個團體,包括天主教大專聯會一班幹事,遊行到立法會大樓抗議。他們有為了法治,為了人權,為了基督的愛,喊得聲嘶力竭,然而,也敵不過在場多個社會團體發出震耳欲聾的支持聲。是非究竟如何去分辨?以下是天主教大專聯會幹事張嘉雯的心聲,也是一班大專基督徒同學的心聲。

  • 我們以香港人自居
  • 我們自稱為基督徒
  • 今天的大學生——我們

擾攘了近半年,一群香港人所生的內地子女為了爭取居港權而軒起的大風波,結果以政府決定提請人大常委解釋基本法作結。回顧整件事的發展,由一個法院的判決,演化成社會分化,最後更導致憲法危機,可謂千頭萬緒。當中所引發的無窮爭拗,看來更會持續不休。總結今次事件,可以分為三個階段:

(1)終審庭裁定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享有居港權,並廢除基本法第22條(4)節。按照普通法,終審庭的判決是最終決定,政府只能確實執行。而終審庭的判決究竟合法與否,便成為第一個爭論的焦點。

(2)政府公布了合資格來港定居的內地人士,約為一百六十七萬。此說一揚,全港震動。再加上政府肆意宣傳香港必定無力負擔大量新移民,於是「堵截新移民來港」立即成為主流思想,甚囂塵上。終審庭的終審權和政府統計的有效性,全為大眾所忽略。

(3)政府決定提請人大解釋基本法,讓逾百萬合資格的新移民喪失居港權。政府稱此舉是「果敢」而又「合法」的做法,但法律人士則一致認為此乃政府公然違抗裁決,摧毀法治的行徑。在一般大眾舉腳支持政府的做法的同時,也有很多人擔心香港的法治聲譽,會毀於一旦。

這次事件中,無數人從不同角度,諸如法治、人權、公眾利益去評論此事。眾說紛紜,人人都好像很有道理。我們身為基督徒,本著「愛」的精神,應該如何自處呢?

我們以 香 港 人 自 居

一百六十七萬多港人內地子女一夜間迫到你家門前,你怕不怕?

搶你飯碗,拉抵你的工資,你驚不驚?

全港土地只有一千多公頃,你怕不怕香港會陸沉?

香港的房屋、醫療、教育各方面「完全不能」承擔,怕不怕你的子女有日會淪為街童?病了也沒有醫生照料?

我們應該多謝傳媒,讓我們知道原來笑話可以開得那麼大,也讓我們知道以尋找真相、「睇真點」為賣點的傳媒,原來只是官方喉舌。

家庭團聚是基本人權之一,港人內地子女來港定居,就像港人在美國、加拿大出生的子女可以隨時來港定居一樣。我們的最高司法機關終審法院於一月廿九日的裁決,已明確表示港人內地子女享有來港定居的權利,我們的政府,特區政府,這個由少數人選出來的政府,不單沒有準備任何配套措施,甚至根本沒有考慮過承擔這個責任,從一開始就想盡辦法趕走這班有權居港的內地人,不停以恐慌性的言論及一大堆「估計」數據去恐嚇市民,製造民意,繼而以民意及迅速解決問題為藉口,邀請人大解釋基本法。為何身為移民下一代一分子的我們,會如此抗拒這一班同胞?為甚麼我們可以為了遠在南斯拉夫的三個死難「同胞」,連日不怕風雨走到街上遊行示威,民族主義、國家觀念一下子膨脹,究竟誰是我們的同胞?難道只有那些能為我們帶來所謂經濟效益的居外國港人子女,才是我們的同胞?為何我們會有這種不要得的雙重標準?

站在兩群人數、力量都懸殊的隊伍之中,看到爭取居港權人士的力弱,看到支持人大解釋的一群失去工作的無奈。自金融風暴以來,香港經濟低迷,失業率高企,一直隱藏在樓市一遍好景背景的社會問題一下子呈現。要注意的是,這些問題一直存在,只是我們未有發覺。我們的政府不單沒有回應社會人士的要求,切實考慮改革福利制度和勞工福利制度,還不斷製造社會分化,削減綜援,改革公務員薪酬制度,以轉移視線,這樣一個短視的政府,不願揹黑鍋,不斷推卸責任,我們還能說甚麼?還是那根本就不是屬於我們的政府,而只是一小撮人的政府?事實是,在這次事件中,我們做了政府的幫凶,為了趕走那些對我們沒有利益的人,我們親手將我們所一直堅持的高度自治斷送,而最終受害的,很悲哀,亦是我們自己。

我們自稱為 基 督 徒

支持港人內地子女來港,不只因為終審庭是這樣判,亦不單是國際人權宣言這樣寫,而是因為我們有責任去愛,去接納,去包容他們。責任源自他們是港人的子女,是我們的同胞,是天主的兒女。的確,不少人來港的目的只為更好的生活質素。但當中,確實也有不少人苦等二十多年,為的只是你我已有的一家團聚之樂,這是過分的要求嗎?我們說無能為力,負擔太重,但撫心自問,在關上大門之前,我們有否想過幫助他們?也許,他們來了會是我們的負擔,但人的價值是否只在於金錢,在於生產能力?難道天主教我們愛人就是愛對我們有利益的人嗎?我們的信仰何時變成這樣?

參加示威,不滿的是香港政府處理此事的態度及手法。天主命我們愛人如己,特別是最少的弟兄。前陣子的削減綜援,現在的推翻判決,我們的政府不單沒有積極地去幫助這班弱勢社群,反之,是無所不用其極,說的是為了香港經濟,但經濟繁榮的目的是甚麼?照理應該是使社會大眾,特別是低下階層生活幸福。但香港富的時候沒有他們的分兒,貧的時候卻要犧牲他們,這真是個勤政愛民的政府的所為嗎?任何政策,總能找到其合法的途徑,其冠冕堂皇的理由,但是否為了謀求大眾利益為前題,是否以愛為依歸,就不得而知。作為基督徒的我們,在討論或下判斷前,好應以天主的教誨、信仰的指導為依歸,在社會的洪流中充當先知的角色。

今 天 的 大 學 生 ——我們

走過民主牆,上面貼有學聯及學生會的大字報,亦有同學的回應欄。平日對學生會的大字報有回應已是鮮見,在考試季節更是罕有。有人很害怕,怕一百六十七萬人會迫爆香港,更怕影響自己的就業機會;有人擔心香港的法治從此斷送,政府凌駕於法律,窮人鬥窮人的情況會加劇;而我更擔心的是,自稱為培養獨立思考、專業人才的大學學府,會淪為求生技能的訓練場。知識原為啟發人思考的工具,但日後會否成為攻擊別人的武器?只有拭目以待。

要建立一個理想及公義的社會,我們實在需要一個足夠的討論空間,但作為學生的我們,如果根本沒有討論的意欲,這個空間還會存在嗎?我們日後就是這個社會的主角,我們真的就這樣沉默下去?

我害怕,終有一天,我們會成為沉默的大多數,對其他兄弟姐妹的生死,視若無睹!

■ 張嘉雯

(未知發佈日期)

今日的大學生,就這樣沉默下去﹖基督徒學生支持港人內地子女來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