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項亞洲區調查指出,在500名15-29歲的被訪香港青年中,只有5%感到自覺開心,遠比榜首的菲律賓的80%低。有社評指出,青年人不快樂的根源是因為香港社會只著重金錢。到社會工作的青年人又把賺錢視作快樂的泉源,他們賺錢能力不高,入不敷支,就會大感苦惱。

不懂安貧樂度,豈有生趣可言?
這個評論看似合理並乎合我們基督徒的生活訓導。但筆者想指出,當我們一窩蜂地批評年青人唯利是圖並打算」空降」一套套乎合邏輯的倫理於青年人身上之前,請別架空青年人的實際生活處境。

金錢真的那麼重要嗎?你說的是!
我們的道德會立即告訴我們這種說法問題,我們或許就單憑這個調查結果斥責年青人只顧逸樂。但,請別忘記!整個商品社會都狙擊著年青人,視青年人為消費市場的主要客戶。從不須要入息審查便會簽發信用咭予大學生(難度不是估勵我們消費,先洗未來錢嗎!?)到商品化空間的不斷擴散(連地鐵車箱,九巴上都遍佈針對年青人作消費對象的廣告!)這一切一切,全不是向我們狙擊著嗎?難度個人的努力可以抵抗一個又一個的市場策略嗎?在這種大勢下,若青年人選擇金錢為快樂的泉源不是合理不過嗎?

金錢不應與快樂劃上等號
我認同富裕的物質生活不應與快樂劃上等號,而且調查結果告訴我們菲律賓,泰國等相對」落後」國家的青年人比我們更快樂。當然,除了物質生活外,良好的家庭關係,學校生活等等可能是重要因素。但是,假如現實並非如此,當整個社會環境均催逼著我們要」成為第一」,」出人頭地」的時候;假如家庭和學校的生活又佈滿利益關係的時候,我們可以怎辦?

面對大勢所趨,我們軟弱無能
我相信,青年人所面對的並非是單一個人的問題。而是,在整個社會大趨勢下,個人的軟弱無能,未能反抗為我們青年人帶來壓力。難度我們只能仍仍役役跟著大勢所趨,為的是換取相對」穩定」的生活?難度要尋求出路的唯一圖徑便只有投身這個不人道的遊戲制度內,努力成為遊戲制度的大嬴家(入名校?會考九科A?大學一級榮譽畢業?畢業後任職大公司?要高薪厚職?),難度只有他這樣才能換來開心愉快的生活?不快樂的香港青年人會否用」調查結果」告訴我們,這個遊戲制度只有少數嬴家,絕大部份的人只是陪跑者,沒有出路...

青年基督徒的回應?
難度,權力只集中在某少拙人的身上而大部份人受壓迫是天國的境界?作為基督徒的我們不是要努力去展現天國的境界麼?作為一名大專基督徒,我同樣感到不快樂,因為我正為貧富懸殊、消費主義越趨嚴重的商品化香港社會感到難過...

■ 羅立敏

2001年3月18日

為何我們不快樂?